四月天小说网 >> 这一世成花成果 [书号3203244]

第六十七章:心境之变

《这一世成花成果》 木可薯饼/著, 本章共2093字, 更新于: 2020-09-15 13:12

这光鉴之中光彩迷离,虽隐约有翻转影像,但其中光幕蕰韵,若不静心细看,绝无明了可能。

“竟是知法犯法,裘恒念,你当堕入深渊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那孟婆一眼聚焦于沈鸿宁眼前三枚记忆光鉴,言语间右手轻抬。

沈鸿宁只感觉脑间一阵恍惚,顿是连庭力都带飞而去。而眼前那三枚光鉴更是不自主间闪烁万分。

裘恒念境界毕竟更高,眼下庭力风暴之中,他显然得知孟婆想借此夺取那三枚记忆光鉴。

便是黑吟剑旋转几周,裘恒念一眼身后沈鸿宁,脸上只予她之微笑。

“裘恒念!”

慌乱之下,沈鸿宁虽庭力聚拢,但那光鉴已然带有飘飞之意。

往孟婆而去之时,裘恒念心中纵然恐惧,但眼下四周,唯有他可略微阻碍其回收光鉴之程。

“你!”

裘恒念一语惊喝

“收好它。”

而下语气渐柔,亦有无数未可言表之意。

那记忆光鉴呈菱形旋转之余,被裘恒念一道剑气微微荡向沈鸿宁身前。

此刻裘恒念再无回身之可能,这驭气提剑之时,只剩那被卷入庭力风暴的背影。

沈鸿宁嘴唇微抿,心中似有被枷锁之苦闷,又有震撼余下之心倦。

“我会的。”

轻轻一语言下,沈鸿宁右手红花庭力回拢,那还未开苞之花影忽是于狱天之中盛放开来。

其中花影遍布,犹有一番遮天蔽日之壮丽感受。

裘恒念身处花影之下,眼前更忽有再见洛珺儿之触。

她于那边呼喊,他于这边驰去。

花影携带记忆光鉴所盛开之处,似乎全是幕幕光影。即便眼前孟婆依旧持力而行,他也毫无失望怠倦之感。

“樱花树下,我允之承诺。”

“魔军降临之处,我所隐藏之心思。”

“你我伴生红庭之物,终是有再见之日。”

花影之中,裘恒念身体忽是软榻,便是手中黑吟亦是化为丝丝星点重新融入体内。

狱天之花盛开多时,沈鸿宁自将记忆光鉴夹于此花之后,宛如踏入了一番记忆殿堂。

身前三镜而立,每镜皆已金光示人。

其中镜体无数花藤缠绕,似有花有果。沈鸿宁眼前迷离,眼中神采既有洛珺儿之温婉,又有本身妖之冷静。

此番记忆之中,她便是一旦踏入其中,便可得到更多失去的回忆。

在此之前,她见证过洛珺儿对裘恒念难舍难分的情分,又亲身经历过裘恒念为得此物所付出的苦难。

她为了他,可以苦守测灵灯无数年;他为了她,可以忍受地狱煎熬折磨。

这般经历之下,她终是明白为何裘恒念在涓河见到她时,那种难以言表的心情,那种绝不放手的信念。

即便,现在的他,已经被剥夺了记忆。

沈鸿宁眼睛微眯,渐是猛吸口气,下定决心。

“裘恒念,现在,我愿意为你见证所有过往,所有变故。”

沈鸿宁一字一顿间言语,便是踏步之下,已然接近了那其中镜面。

“你妄想!”

眼见沈鸿宁半身已进那镜面之处,其中那镜体藤蔓都已缠绕而出时。

而下忽然一道紫钩锁住沈鸿宁柳腰,即是收缩间将其迅速拉出了镜面范围。

沈鸿宁体内庭力一阵紊乱,那应激之下,甚是连璨宇紫剑都难已释放而出。

身后一道灰红尘雾之躯闪末,渐是贴身沈鸿宁之后。

“孟婆!”

沈鸿宁间是咬牙切齿,那猛然牵引力下,嘴间鲜血更是流淌不断。

“妄夺记忆光鉴,破坏冥界规矩。”

“你以为借用红衣灵物回溯时间,便可高枕无忧不成?”

孟婆那灰红雾气缠绕至沈鸿宁白颈根处,其中胁迫之意更是明显。

“冥界剥脱无数人情感记忆,若这就是你们所谓之规则,即便破坏又如何?”

沈鸿宁被束之行为,便只能一番唇舌之音嘲讽些许。

只是听闻沈鸿宁此番言语,那孟婆间是沉默不语,只是右手牵引之间,已将那光镜全数收回。

“若非这时光回溯之物为红衣所赠,你又非此世轮回之人,你以为我不敢让你堕入妄念炉?”

“你给我好好记得,世间无论人魔妖,其中有机会渡过轮回者,与有能力渡过轮回者,其间是相通的。”

“便无论如何,轮回者不可带之往事情感与往事记忆,这是天道轮回之宿命,亦是保持世间公道之重要行径。”

孟婆收回身间灰红之雾,如今三枚记忆光鉴被收回,她这番告诫之下,已欲转身离去。

沈鸿宁心中虽有不堪不舍,但事已至此,她亦无法凭借自身微薄庭力与之对抗。便是深思孟婆这番言语间,转身欲问裘恒念如今去向。

“不必多想了,如今裘恒念所犯之罪无数,必定会被妄念炉煅烧无数年份。”

“你既并非此世之人,却有前世无数情缘链锁,你之问题,我也会找红衣询问一番的。

知晓沈鸿宁所想之时,便是一言之间,孟婆右手轻轻一撇,只随一阵阴风之下,沈鸿宁全身已被螺旋而起。

“裘恒念。”

这唇舌轻言下,沈鸿宁低头闭眼,脑海已中全剩那胭脂楼中等待她之男子。

他为情困所受的苦难,想来绝非冥界一历,只是记忆丢失之下,如今此世的他,倒仅剩对她的一片真心矣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沈鸿宁临近消失之余嘴角轻喃。

这声抱歉,既是对冥界裘恒念的歉意,更是对自己未能把握记忆光鉴的失望。只是此役之下,她却是对那记忆更为执着,也更为渴望了。

此生与洛珺儿所留执念融为一身,虽得到了一番前世个人经历,但在情感上的记忆却依旧空白。

沈鸿宁隐隐觉得,将这番记忆重新夺回,或许是解开她于妖界出生的一番疑问。

身外流光异彩,沈鸿宁在短暂的回溯下,终是以测灵灯灵力重新回到胭脂楼本身所在之处。

眼前裘恒念负手而立,那帝缘缠绕其身上不断嗡嗡作响,想来两人在为某事力争雄辩。

沈鸿宁单睁左眼,嘴角微微勾起。这番记忆之境,不但让她实力有所恢复,甚是让她的心境也便成熟温柔了些许。

如今的她,已然不止是洛珺儿与沈鸿宁两者相加这般简单,虽然未得那大部分记忆,但她对裘恒念的印象已然有所改观。

本书首发来自太阳城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版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官网登录
77msc申博登入 百家乐 申博开户服务登入 申博游戏平台登入
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捕鱼游戏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开户
ag真人娱乐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申博
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app下载 申博游戏下载 现金网百家乐